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www.661885.com >

广西覃氏三姐妹案终审落幕 兰新诚被判死刑(图)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11月6日上午,备受关注的覃氏三姐妹遇害案有了最终结果:被告人兰新诚上诉要求减刑没有得到支持,受害人家属要求增加赔偿也没有得到支持。自治区高级法院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今年7月3日,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兰新诚杀害覃氏三姐妹一案作出了一审宣判:兰新诚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并赔偿受害人家属丧葬费、误工费损失4.1万余元。兰新诚当庭表示要上诉,希望争取一线生机。

  二审法庭上,兰新诚给出的上诉理由是,他认为自己在案发后有自首情节,而且认罪态度和表现很好,应该减轻处罚。二审法院审理后认为,兰新诚是在受到多次讯问,并且被采取强制措施后,才作出有罪供述的,不算是自首。兰新诚归案后认罪态度好是事实,而且没有前科,这本可以作为酌定从轻处罚的情节,但兰新诚的罪行极其严重,依法应当严惩不贷,不宜从轻处罚。

  兰新诚的辩护律师怀疑兰新诚存在精神方面的疾病,申请对其进行精神病鉴定。该律师提交了一份宾阳县黎塘镇新圩村民委员会的证明,称兰新诚母亲的两个叔伯兄弟曾有患精神病。但法院认为,他们并不是兰新诚的直系亲属,不存在精神病遗传基因,而且这与兰新诚是否患精神病没有因果关系,不能由此推断兰新诚患有精神病。兰新诚作案事前有预谋,作案后有条不紊地处理现场和尸体,说明他对自身行为有认知能力和控制能力,具有完全责任能力。民事赔偿未增加

  一审中,三姐妹的父母一共提出了150万元的赔偿请求,其中主要是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失费和扶养费、丧葬费等,一审判决仅支持了直接物质损失丧葬费和误工费4.1万余元。三姐妹的父母认为赔偿数额太低,上诉希望能增加赔偿数额,二审也没有支持。

  柳擎宇听石振强说完之后,只是淡淡一笑,说道:“石书记,如果你非要这样说的话,我也勉强认可你这个理由,不过我想问一问你,三天之前,在这场大雨刚刚开始的时候,我有没有亲自给你打电话,向你汇报说我们关山镇这边要下大暴雨,提醒你召开防汛专题会议来讨论此事,有没有!你回答我!如果当初你要是按照我的提议召开会议,全体镇党委齐动员,我们关山镇的防汛工作又怎么会如此被动?眼看着景林水库就要开闸放水了,而您石书记却带着几个党委委员说是去县里开会,开的什么会?会议重要吗?是老百姓重要、抗洪救灾重要还是开你所谓的那个什么会议重要?不要跟我说什么冠冕堂皇的理由,石振强同志,我认为你们根本就是怂了,怕了,你们是担心自己被洪水给冲了,而且我已经得到准确消息,你们的家人早已经转移走了,石振强同志,我想问问你们,像你们这样拈轻怕重的干部有什么资格来指责我柳擎宇!”

  法院在二审裁定中解释了如此判决的法律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范围问题的规定》第一条第一款规定:“因人身权利受到犯罪侵犯而遭受物质损失或者财物被犯罪分子毁坏而遭受物质损失的,可以提起附带民事诉讼。”

  第二款规定:“对于被害人因犯罪行为遭受精神损失而提起附带民事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2017-08-12展开全部尊敬的领导您好?我是濮阳市清丰县一位普通的农民,我爱人在一三年市里建精神病院时,因模板不合格从楼上坠落,落在手推车上,当场昏迷,工友们把他送到医院,病危通知下了都下了,肋骨折了4节,是粉碎性的,直到现在还有碎骨随时都有可能刺到内脏,住院二个多月,住院费用是承包商垫付的,生活费是亲明好友借的,他家本就是贫困户,上有两个糖尿病老人,下有两个年幼的孩子,我家也是靠吃低保过日子,妈妈还是重病人,两家的重担都在他一人身上,他有出了这么大的事,当时感觉天都塌了,出院时医生交代随时复查,不让干累活,我们作了伤残鉴定8级,可宏亚集团迟迟不执行 ,没办法我们审请华龙区法院强制执行,直到现在法院一直推让等两年多少,当时借给我们钱的都是和我们一样的人,谁都不是有钱人都是从嘴里省出的钱,人家都在催要,我在市长信箱留过几次信都石沉大海了,没办法有在打扰您,实在不好意思,跪谢了 ,望你百忙之中关注一个审诉无门农民的天大之事,帮帮我们这个没有后台的农民家庭,跪谢了,跪谢了,跪谢了,望领导不要让我的信也像投到市上信箱一样石沉大海,帮帮我,帮帮我帮帮我,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评论收起热心网友

  众所周知,日本是治安良好的国家,据英国legatum研究所的调查结果,日本是继新加坡、卢森堡之后世界第三犯罪率低下的国家。夜晚,女性一人走在街头也基本上不用担忧安全问题。在日本,白天不怎么见到警察,但半夜在街上总遇到骑车巡逻的警察。在日本,法律规定民众不能持枪,就算是警察,也绝不轻易掏枪。上世纪70年代中期日本犯罪率略高,一年约1500人被杀害,而到了2016年是289人。而美国2015年一年被杀害人数高达15000多人。

  第二条规定:“被害人因犯罪行为遭受的物质损失,是指被害人因犯罪行为已经遭受的实际损失和必然遭受的损失。”

  法院认为,根据上述司法解释的规定,附带民事诉讼的赔偿范围,只限于犯罪行为直接造成的物质损失,被害人因犯罪行为间接造成的损失或者遭受的精神损失,人民法院不予受理或不予支持。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失费不是犯罪行为直接造成的物质损失,不能作为判定赔偿数额的依据。

  三姐妹父母提出,自己年老体弱,处境艰难,要靠女儿供养,希望对方能赔偿扶养费。高院二审认为,法律规定“被扶养人是指受害人依法应当承担义务的未成年人或者丧失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成年近亲属。”三姐妹父母现在的年龄未超过60周岁,而且没有证据证明他们丧失了劳动能力,因此不符合赔偿扶养费的条件。

  宣判结束后,审判长询问兰新诚有何意见,他表示“没有意见”。三姐妹父母则通过代理人表示,www.mh234.com,他们将保留另行提起民事赔偿的权利。

  当天开庭之前,安检工作人员发现,有一名中年女子的身份证显示她来自大新,而且与兰新诚的长相有几分相似。该女子神情十分悲伤,宣判开始后,站在旁听席上的她一直不停地抹眼泪。事后经辩护人确认,这名女子正是兰新诚的姑姑。兰新诚在关押期间,与姑姑的联络最为密切。

  兰的父母依然没有现身。兰新诚在庭后接受采访时说,自从被捕以后,他与父母再未见过面,只通过书信进行联系。终审宣判之前,他写信给父母,要求他们不要来。

  兰新诚的辩护律师说,兰家父母曾向他转达过两个意思,一个是向受害人的家属表示歉意,另一个是希望通过协商赔偿为兰新诚减刑。但三姐妹的大姐夫张先生说,兰的家属案发至今从未与他们联络过,也从未做过任何道歉。

  三姐妹的父亲当天也出现在法庭上,脸色明显很憔悴。听完终审宣判后,他对于民事判决的部分依然有些想不明白:“几副棺材钱,几天误工费,怎么能弥补我们受到的伤害?”他叹气说,“只希望他(指兰新诚)快一点得到惩罚。”